行业新闻

刚住新居重病缠上一家人

发表时间:2020-12-02 阅读次数:341

2004年11月01日 上海青年报
 本报于10月28日报道了上海首例因租借的房屋内甲醛超标而引发房客告房东的文章之后,在市民中产生了较大的影响。不少读者纷纷致电报社询问有关室内空气检测方面的问题。

  针对大家的疑惑,连日来记者又作了一些深入的采访,不料期间,记者竟意外获悉一条独家新闻———原某集团副董事长袁秀梅,搬进位于浦东新区浦城路366弄某号刚装修的新居不久,袁本人和儿子、嫂子就相继患上带状疱疹以及再生障碍性贫血等致命疾病。经检测,该住宅主卧、次卧游离甲醛、苯都严重超标,次卧室的苯浓度甚至是国家标准含量的24倍。看着和自己一样在病痛中挣扎的亲人,怎么也平静不下来的袁秀梅暂停了刚投资千万元的公司,一纸诉状将装潢公司告上法庭。

  14岁的孩子难以再上学

  早上8点,浦东浦电路某弄门口聚满了玩耍的孩子,但在这幢破旧的公寓二楼,14岁的扬扬却躺在床上,任凭母亲袁秀梅怎么催促,他却死也不肯离开那张大床。

  对于扬扬来说,起了床又能做什么呢?反正他是走不出这不到100平米的房子的,从去年10月中旬开始至今,扬扬几乎每天都只能在这两室一厅的房子里来回穿梭。放在卧室和客厅的那两台电脑本是扬扬讨厌的东西,但现在,因为没有玩伴,扬扬却又不得不亲近这个唯一可以让自己和外界联系的机器。

  一年多前的扬扬完全不是这样的。活泼、开朗、有礼貌、学习优异,颇具“领袖”气质的“孩子王”。这是袁秀梅复旦大学的老师对扬扬的评价,可如今记者看到的扬扬,实在很难和长辈邻居们的如此描述划上等号。无论谁跟他说话,都感觉十分费劲。不招呼任何来访客人,甚至会乱开长辈“玩笑”———用近乎尖酸刻薄的话来给长辈起绰号,弄得家人和客人都尴尬无比;讨厌每个来探望他病情的人。

  除了行为变化,扬扬的形体也发生了巨大变化。原先身高1.7米的扬扬120斤,如今已是185斤,足足重了65斤。而且面部、胳臂、背部长满了长而浓密的绒毛。所以,即便是大热天,扬扬整天也是长衣长裤羞于视人。

  14岁的孩子怎会如此?“正常人每个单位生产血小板的母体聚合细胞是40到50个,而扬扬每个单位只有1到2个。”袁秀梅告诉记者,儿子得了血液性重病。

  据介绍,2003年8月11日,扬扬从海口(注:袁秀梅一家的固定居所本在海口。由于2003年年初袁秀梅斥资千万在上海投资新公司,所以她在浦东菊园花200余万买了套新房。新房位于浦东浦城路366弄某号,是一套复式结构的房子)来上海度假住进了袁秀梅购置的刚装修完不久的新房。3天后,扬扬全身出现红斑。这在当时并没有引起袁秀梅的注意,以为那不过是天热起的痱子。可过了半个月,扬扬回海口学校上学后却出了事。9月21日那天,扬扬体育课上突然倒下。经医生诊断,扬扬竟然已处在白血病和再生障碍性贫血两个重症的底限。由于无法确诊,扬扬被送往上海治疗。此时,莫名生出带状疱疹的袁秀梅已在华山医院住院20天。同年10月5日,扬扬终在上海儿童医学中心确诊为再生障碍性贫血,情况十分危急,医生说如果不及时加以治疗,极可能马上恶化为白血病。

  治疗的费用是昂贵的,到现在,10多万的药水已输进扬扬体内。治疗过程更是痛苦,14岁的扬扬已经做了3次骨髓穿刺,有一次,手部不小心出血,结果化脓2个多月。抵抗力下降,让扬扬稍有不慎就会感染。袁秀梅一狠心,下死命令不让儿子走出家门,眼睁睁地看着儿子因与外界隔绝而变得焦躁,甚至逐渐性格扭曲。

  眼下,扬扬正在接受观察,准备做第四次骨髓穿刺。重返学堂,扬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不幸事接踵而来

  关在浦东浦电路某弄那个破旧公寓里的,除了扬扬,还有袁秀梅她自己。

  袁秀梅,她不是一个普通的女性,患病前,她曾是一个在中国商界斥诧风云的“女强人”。才40岁出头的她,已经是龙湾港集团的副董事长、财务总监。2002年,一直热衷文化教育事业的袁秀梅抽身离开了龙湾港集团。

  2003年初,袁秀梅在浦东斥资上千万,组建了上海华英国际文化教育投资有限公司。这个时候的袁秀梅是兴奋的,因为她终于可以开始自己热爱的事业了,可她万万没有想到,就在她的事业航母刚刚起航的时候,无法逾越的冰山就在不远处等着她。

  2003年8月,袁秀梅被诊断为带状疱疹,就是俗称的“龙缠身”。也就是说,袁秀梅比她儿子扬扬早了一个多月得了病。

  不幸的事并没完。一个月后,袁秀梅的嫂子也病倒了。原来,听闻弟媳袁秀梅、侄子扬扬得了重病,9月底,袁秀梅的嫂子特地从海口赶赴上海探望。

  10月2日,嫂子回海口没两天,浑身起了血点。四五天后,嫂子飞往天津血液中心检查,竟也被确诊为再生障碍性贫血。

  新房空气检测结果惊人

  一个并没有血液病史、带状疱疹病史的家族,怎么突然会有三人同时患上这些病呢?当袁秀梅的嫂子的病情确诊后,袁秀梅一家上上下下几十口人提出了这样的疑问。

  先对袁秀梅在浦东刚装修好的新房提出怀疑的是嫂子。“扬扬、秀梅和我都在患病前住过秀梅的新房。”嫂子的话让全家的目光一起聚焦在还散发着巨大异味的新装修完的房子上。

  嫂子的疑问也让袁秀梅心头一冷,因为这个时候,她和儿子还住在房间里,袁秀梅东西都没有收拾立即搬进了宾馆,没多久租住进了现在住的浦东浦电路有些破旧的老公寓房。

  2003年11月28日,袁秀梅请来上海同济建设工程质量检测站对新房空气质量进行了检测。检测结果让袁秀梅大吃一惊:新房主卧、次卧游离甲醛、苯都严重超标,次卧室的苯浓度甚至是国家标准含量的24倍。

  自己花了近40万装修费的房子,竟然让好端端的一个家落到如此下场?从检测结果出来当天开始,连续四天四夜袁秀梅都不吃不睡,呆呆地坐在沙发上怎么也没有想通。

  袁秀梅家的装修是这样完成的。2002年,袁秀梅在菊园买该房过程中认识了同在这里买房的王某,当时王某是上海一装饰工程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王某自称仁恒滨江花园的样板房是她公司装潢的,袁秀梅在看完王某公司装修的仁恒滨江花园样板房后,决定将自己的房子也委托给她装潢。

  袁秀梅的新房装潢是在2002年11月开始的,按照合同本该在2003年1月8号完工。可直到去年4月,主体装修才基本完成,到现在书房地板也仍是一片狼藉。由于装潢后新房刺鼻味道特别浓,袁秀梅花了两个多月时间通风排气。8月初,袁秀梅和保姆首先入住,住了10多天后袁秀梅开始发带状疱疹。

  打官司绝非冲着钱

  看着检测报告,看着家里不得不每天面对医生的亲人,看着儿子收集的已挤满电视柜下所有空地的药瓶,袁秀梅不寒而栗。好端端的一个家就这样给打破了?袁秀梅懵了,想了千遍万遍都无法想通。

  2004年3月,袁秀梅在工商局查到该装饰公司的资料,没想到这家公司其实早在2002年底因未参加年检已被吊销,也就是说在该公司和袁秀梅签装修合同时根本就是家不合法的公司。这,让袁秀梅更懵了。

  袁秀梅冷静不下来,她决定把王某推上法庭。今年4月,袁秀梅暂停重资成立的华英教育公司所有往来业务,辞退所有员工,决定起诉装饰公司。5月28日,袁秀梅向浦东法院递交了起诉状,以自己和儿子的名义,从违反合同和人身伤害两个方面,起诉了原装饰公司王某等3人。要求他们返还装修款、违约金、房屋租赁费等11万余元,赔偿医药费、营养费、陪护费33万余元,精神损失费5万元。

  7月22日,袁秀梅诉王某等3人违反合同拖延工期一案在浦东陆家嘴法庭第一次开庭,袁秀梅诉王某人身伤害一案近日将开庭。

  “其实,就算我们打赢了官司,我和我的家庭都是大的受害者。无论法院怎么判,其实自己都输了。但这场官司我又一定要打,我要告诉王某,告诉所有的装潢公司:什么都可以赌,但别拿生命来赌;什么都可以开玩笑,但别拿生命开玩笑。”袁秀梅说得十分无奈,眼泪一直在这个“女强人”的眼中打转。

  相关提醒

  下列建筑材料家居装修慎用

  记者从上海市环保产业协会室内环境治理分会获悉,根据国家有关规定,一些建筑材料在家居装修中市民应该慎重选用。

  业内人士透露,沥青在家居装修中绝对不能使用;在地板的选用上好用实木,一些复合地板由于采用了化学方法的胶水,因而会释放甲醛;大理石中可能含有放射性物质;油漆基本都含有苯,但好的油漆含量较低。

  此外,市民应该注意的是在居室中尽量不要使用樟脑丸,尤其绝对不可以把樟脑丸放于地板下面,因为樟脑丸会释放出大量的有机挥发性污染物,这是室内空气中除了甲醛和苯以来的第三个“杀手”。

  装修“全包”

  有利于维权

  上海市环保产业协会室内环境治理分会副秘书长王芳告诉记者,发生室内空气污染后,装潢公司和消费者往往会“谁该负责”而发生纠纷。对于消费者来说,装修“全包”有利于维权。

  王芳解释说,因为室内空气污染是由于装潢材料引起的,如果是装潢公司“全包”的话,则其就很难推卸责任。另一方面,市民也可以选择包括“一颗螺丝钉”在内都自己购买的做法,这两种方式都能避免双方到时扯不清。

  王芳还介绍,由于温度越高,甲醛挥发得越厉害,所以在夏季,市民要求检测新装修房的比较多。但进入秋冬季节,随着气温降低,甲醛就基本不挥发,于是很多市民误以为就没事了。可实际上,到了来年夏天甲醛还会挥发,不过这样时间长了,再找装潢公司理论就更难。



客服免费电话:400-822-8220(节假日不休)